柏林君

只有才华顶得住时间的摧残

来时路 归时途/三年的意义

文/柏林苍穹下

时间/150629

三年

我喜欢以三年为一个节点来划定人生,或许是因为初中高中都是3年的关系。前段日子,湘哥也参加了日本留学生考试,自己参加那场考试正是三年前的六月。如果三年前的自己知道如今大学是如此这般,是否还会像三年前那样拼命的努力?人生很多事,往往认为自己付出了很多就一定会或要获得与努力成正比的回报,殊不知,努力是一件长久的事,阶段性的努力只代表某一阶段某一时段获得的成就,要延续就得在下一阶段继续努力。好比人生各个阶段,初中,高中,大学,一步步的进阶到下一阶段,不可能指望一劳永逸以一个阶段的努力来指望获得整的过程的收获。自己也曾这样抱怨过,我现在没有得到我所期待的成...

来时路 归时途--五月物语

熟悉的味道



四月底那天,下午在图书馆闷坐四小时后离开图书馆骑着车在学校周边溜达了一圈。回学校已经傍晚六点,原想再去图书馆呆到关门,却直接去学生协会买两饭团坐在印象学部旁的长椅上独自吃完饭打发时间。六点前后,太阳已落,整个校园变得安静,除了少数的路灯照亮着间隔的路面,大部分的空间被夜幕所笼罩。不知为何,我偏偏喜欢在缺少灯光的角落里,享受一个人的黑暗。吃完饭团,就近的垃圾桶扔掉手头的垃圾,回到长椅上,直接躺了下去。虽然没有四月初五后明媚暖意十足的阳光,但四月底的还是有一丝清冷的黑夜里却能使人头脑保持一定的清醒。虽然周围漆黑一片,也不妨仰着头看着黑夜,寻觅着闪光的点点星辰。...

五年了

一首五月天的笑忘歌 再见 那回不去的少年时代

银河铁道15-1-20

近日期末考试来临 外出摄影并不多 近来的照片都是年初日本新年放假加之京都大雪在家附近拍的一些片子

话说回来 从去年9月下旬到现在 眼看着大二就快结束 心里盘算着下一站的旅途会是哪里 越想着越会感到一股无名的恐惧 也许是年龄作祟的关系 如果说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 那么我认为这股恐惧 还是来源于自己设定的旅途太过于漫长 自己都会去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坚持到底 而且 若无法坚持到最后 走再多的路 对于最初的自己来说 也毫无意义

想到这里总会想起一句话 时间就是贼 等你的发现自己的选择被它偷光 你已经没有时间 也许这就是一切的根源--时间。你永远抵挡不住时光的洪流 它会把你淹没 即便你再特...

1/12

今天是日本的成人式 学校唯一的特赦休息日 算算 从11年4月来日本到现在 已经度过了第四个日本的成人日 如果按照日本的20岁成人的规定 12年1月的成人式 才算是我真正成人的日子。不过 成人的日子的纸面上的意义已经离我越来越远 时光堆积 在这片邻国的土地上 我是否在朝内心那个理想的自己在不停前进 内心是否和那个18岁时的自己一样对未来充满热血般的激情?

离自己18岁成人日早已过去五年 离日本的成人年龄 也在留学生活中过去了三年 这张照片是当年高三学校举行成人礼前夜在家中拍的 现在看看 生硬的侧脸表情下 能否感到一个倔强不羁少年的内心

时光只负责流淌 不负责养育自己成长 除开成长经历带来的酸...

岁月童话--父亲

文/柏林苍穹下

时/15-1-5


  算上今年新年2015年,距离当年高三北京追梦已经过去了6年。当时北上北京从入门电影艺考这一行到翌年校考结束历时4个月不到,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段短暂而苦涩的追梦之旅。那短暂的四个月,是深秋至严冬的四个月。当时内心的动力,除了因梦想带来心头的一阵炽热外,就是身后支持自己追梦的人。不记得往返武汉北京多少次,只记得每次出发,父母都会送自己至武昌火车站,目送自己远行。此文记于09年某次车站离别,关于我父亲。


  短暂的武汉滞留后,是夜整理好行李厢拿着早已定好的前往北京西站的火车票前往武昌火车

来时路 归时途--物质与承诺

文/刘雨陽柏林苍穹下

时/14-12-30  


我记得初三那年,8年前06年年末,家楼下的各家商店一如既往地开始年末清仓打折。每到此时,街上就会出现人头攒动人挤人的盛况。


那夜我也不例外地在购物大军的人潮里购得自己的战利品:一双篮球鞋,一件绵夹克,两件外套,一条裤子。除了篮球鞋穿久了破了给处理掉,裤子短了再也没穿过以外,另外三件衣服从那时开始一直穿到现在。其中两件:小夹克和一件切尔西休闲外套,从国内穿到国外,从自己的衣柜搬家到日本。期间八年过去,并不是说这些衣服伴我成长,我只想专门说说那年自己买这些衣服的经历。
  

那时初三的我正处...

岁月童话--欧 阳

文/berlin.liu

时/14-12-23


再遇欧阳,是今年8月末回国的事。今年暑假格外地没有出门会友的兴致,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默默读书。每天五点半后江汉路固定地开始变得人声喧嚣,我也照例观起窗户把自己与外界隔离起来。不记得具体是哪一天,不到六点,手机突然接到一条消息,拿过来一看,是欧阳发过来的一条微信,说晚上一起吃顿饭。收到后我也并不惊讶,仿佛一年未见并未产生任何陌生感,反而又多了一点想知道对方变成什么样的莫名的期待。随便说几句便约好在江汉路大屏幕下见面。


随后,我又看了看书,看看时间快到约定的点后,换上衣服到预定地点。江汉路依旧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

1 / 2

© 柏林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