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君

只有才华顶得住时间的摧残

陪你看电影--银河铁道999--愿在永恒终结前遇见你

此片是我4年前19岁的末尾观看的。作为一部1979年的古董级动画,它虽然不及同时代的宇宙战舰大和号或机动战士高达那么出名,但对我来说,此部影片对我的冲击,影响乃至震撼远远超过同时代乃至如今的绝大多数动画。概述这部动画电影,不乏热血,爱情,少年,冒险,机器人,未来世界等科幻元素。故事主线为一个少年报仇的故事,那时的社会,人们可以搭乘通往银河深处的列车换取机械的身躯获得永恒的生命。所谓由人类变为机器人,由有限的生命到无限的生命,这便是全片最直接最主观的矛盾对立。除此之外,印象最为深刻的恐怕就是那名一头金发谜一般的黑衣女郎。
  为什么一部距今接近40年的老动画能够如此让我着迷,我想原因还是在于完美的故事本身,以及故事背后所传达所让人思考的一些东西,加上男主角星野铁郎的气质与性格多少与那时处于少年末期的自己多多少少有几分重合,以及旅途为背景的故事里,有着一名另人思慕向往的伴侣所带来的浪漫之情。
  就影片本身而言,引起我不断思考的内容如下:人类社会的不平等,永恒背后的虚无与欲望,少年的成长以及旅途与爱情。

关于压迫
影片开始就展示出了一副未来社会的面貌:高楼林立的未来社会,机械身躯的人类,四通八达的家通网络,同时也勾勒出了未来社会的阴暗面—-生存于地下世界的穷苦人类。
阶级压迫,这是一个贯穿人类社会发展史永恒的值得不断探讨的问题。从柏拉图希腊城邦时代的雅典就开始存在的奴隶制,到18世纪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起源,私有财产的产生开始,人类便有了阶级之分。再到19世纪的马克思更是露骨地宣称国家就是一个阶级镇压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再看此片我不禁倒吸一口气。未来社会的阶级问题不但没有缓和,反而有更甚之势:那时的社会恐怕就不再是金字塔的构成,而是划分为人类与机器人的阵营对抗。而强者,有力者往往用自己的力量去压迫弱小者。纵观历史,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而牺牲者,永远被后世所悼念。但压迫,却一直在轮回。从影片中这种压迫则表现为机械人对人类进行的“人間狩り”人类狩猎。影片男主角铁郎的母亲便是那种社会环境下的牺牲品。
此外影片开头,换取机械身躯的机械人在进入铁道大厦前用嘲讽的语气鄙视那些穷苦的车站外的贫穷的人类时,更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或许每个时代都有如此类似之景:有钱者出入高档场所,夜夜笙歌,把酒交欢,锦衣玉食,一掷千金,另一面则是贫苦大众,露宿街头,食不果腹,衣衫褴褛。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尸骨,哪怕是未来也不能免俗。
有压迫就有反抗。但敢于反抗者,茫茫星海中,毕竟只是少数,例如影片里的船长哈洛克,亚迈拉尔达丝女王,山贼安达列斯等。但助纣为虐为虎作帐者却大有人在。说起机器人压迫人类,或者反抗,总会联想起詹姆斯卡梅隆80年代的代表作终结者,终结者是生存与毁灭的绝境,而此片,则是一种压迫与挣扎。

关于永恒
说起永恒,二次元的世界总是会和负面挂钩,永恒的黑暗,永恒的统治,永恒的轮回云云。此片中的永恒则是关系到人类本身最为切实的东西-永恒的生命。免除死亡的恐惧,疾病所带来的痛苦,或许这会成为未来世界值得人类憧憬向往的美好愿望。但一如二次元传统,影片中永恒的生命带来的更多是痛苦,迷茫与悲剧。所谓生命平等,不在乎谁比谁活的长,而是我么都必须面临死亡。永恒打破了这条自然法规,即便获得永恒,那么便赐于你逃避死亡的惩罚,永恒在此处,便是一种惩罚。至于影片中永恒生命的另一种解读,我想就是人类本身的欲望。没有欲望的驱动,就没有冥王星下躺着的无数具被抛弃的肉体,也不会有所谓“人間狩り”这样的压迫与其带来的悲剧。
拿影片中永恒生命带来的悲剧具体来谈,首先让我想到的是冥王星的夏铎与列车服务员克里亚。前者为了获得永恒的生命而换取机械身躯,却换不来美丽年轻的肉体的容貌,在永恒的生命的诱惑下无法做出换回短暂的年轻美貌的选择下挣扎,最终只能在冰冷的冰棺前做自己年轻的身体的守尸人。后者则因为自己的母亲因觉得水晶制作的身体看上去美丽而产生的虚荣而给她换上的。相比夏都在两者选择的诱惑下挣扎的悲剧,克里亚的“悲剧”则在于并非出于自己的本愿,即便换上看上去美丽的水晶身体,却任由光影穿过。能给人温暖的不是你冷若冰霜的容貌与身躯,而是一双能传达体温的双手和善意的内心。最终克里亚用自己水晶的身体散发出阳光洒落般的光芒救铁郎于机械女魔头之手,留下一句我喜欢你而消失。虽然被换成了机械的身体,却依旧保留着人类的情感,眼泪一般的心灵,诉说着机械人的悲哀。
至于梅德尔,她或许才是永恒生命背后最大的受害者。被自己的母亲机械女王普洛梅休斯赋予全宇宙最美丽的身躯与永恒的生命,却忍受着永恒生命的同时带来的无限的痛苦。作为一名在无限时空中不断进行旅途的人来说,没有终点的旅行就是一场漫无目的的游荡,好比给你无尽的资源却必须一个人生存在一座孤岛之上。若说短暂的孤独寂寞是种调剂,那么永恒的生命便是最大的煎熬,应为永恒的生命,便伴随着永恒的孤独。
整部电影对永恒并没有给出一个具体的答案,即便机械母星被铁郎那奋力一掷所摧毁,但对永恒生命的渴望与贪婪的人与对过去思慕所煎熬的人,这也许是未来对人类本性的一次考验:挚热的内心与有限的生命和冰冷的躯干与无限的生命,如何做出选择。
永恒是谈论此片不可回避的关键词,同时永恒在片中亦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铁郎由开始励志获得机械身躯为母报仇乘坐银河铁道开始,到复仇完成后发出所谓永恒的生命并不能带来永恒的幸福这样的感触,是一种成长的转变,认识上的飞跃,更直接抬高了整个故事的立意,将其上升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柔与光怀以及有限生命的可贵。整部影片最动人之处恐怕就在此处吧。说到这里,成长,又成为了关键词
  引用影片中铁郎的台词:
“永遠に生きることじゃ幸せじゃない、限りある命だから、人が精一杯頑張るし、思いやりや優しさがそこに生まれることに気が付いた、機械の体なんて、全宇宙から全部なくなってしまえと、僕たちはこの体を永遠に生きていけるという理由だけで、機械の体にしてはいけないと気が付いた”
“永恒的生命并不幸福,正因为生命的有限,人才会尽力去努力,从中诞生了理解,光怀,体贴与温柔。我们不能因机械身体能够让人获得无限的生命的理由而允许它继续存在。”
成长看似在一瞬之间,实则经历众多曲折挑战后,你才会感受到与过去那个不一样的自己。对事物的认知,对生活的理解,对人对物对自己,一切都在一次次的尝试或行动中认知,由点及面,由浅入深,由表及里。就好比小时候父母尝说要你好好读书,实则让你保持一颗求知的心。我们做任何一件事,往往只照着字面的意思去做,而忽略了整件事背后,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从而长大后慢慢错失一次又一次成长的机会。也许长大后的成长于年少期的成长略有不同,但一旦经历过某些特定的事,真正感受过切肤之痛才会带来从量到质的转变。

关于旅途,人生等等
就这两点而言,侧重于影片的两位主角—铁郎与梅德尔。梅德尔,机械女王之女,由铁郎母亲的躯体所制造的人类,即便岁月带走年轻美貌亦可以获得新的肉身而将年轻永恒地保持下去,乘坐银河铁道999进行没有尽头的旅途的神秘女子。铁郎,一个幼年丧父,母亲被机械人类所残杀的孤儿。两人的相遇,或许是命中注定,铁郎的成长,从与梅德尔的相遇那一刻就已经注定毁灭机械母星与复仇是这位少年必须完成的使命。两人的关系在整部影片的前大半段都不温不火,到最后四分之一阶段才开始剧烈升温。一个身无外物的少年,达成了自己的复仇使命,不经意间爱上具有人格的有着自己母亲外表的机器人。不要去怀疑一个热血蛮横的少年对任何女子发出的单纯而热烈的爱意,哪怕他们的关系早已不局限于恋人。
至于离别,与火车,站台相关的题材的电影场景或许注定要和离别对应,影片结束是铁郎与梅德尔的告别之景。没有深情的目送,没有发自肺腑的倾诉,只有几句简短的告白。或许梅德尔告别铁郎前那突然一吻给观众带来全片最后的高潮的错觉。随着列车车门的关闭,梅德尔眉间所展现的一缕忧愁,铁郎还沉浸于方才那一吻的惊讶与意犹未尽之时,随列车缓缓开动,两人的距离不断拉大。就在要彼此消失于对方的视野之时,铁郎似乎才如梦初醒般爆发出对梅德尔的不舍与留恋,飞身去追逐带他踏上这趟成长之旅的那个只存于他少年时代记忆里的青春幻影。
也许每个曾经的少年心中都有过一个梅德尔的幻影,那个幻影陪伴着少年成长,成人,直到终老。
影片结尾处的旁白或许是整部剧场版动画的最佳脚注:一段旅途的结束,新的一段旅途即将开始。再见了,梅德尔,再见了,银河铁道999,再见了,少年时代。
或许银河铁道就是所谓成年人对自己过往少年时代的回忆的象征,乘着它似乎能够重新开始一趟年少的旅程,乘着它,似乎能够与生命中,青春里那个幻影般的女神相遇,或许这趟旅途只有一次,正因为如此,才会有离别时忘我的追逐,奋力呼喊对方的名字,让那些有关青春年少的记忆永远焕发着不可退却的永恒的光彩。

再见,银河铁道999,再见,我的少年时代。




评论
热度(2)

© 柏林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