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君

只有才华顶得住时间的摧残

来时路 归时途/三年的意义

文/柏林苍穹下

时间/150629

三年

我喜欢以三年为一个节点来划定人生,或许是因为初中高中都是3年的关系。前段日子,湘哥也参加了日本留学生考试,自己参加那场考试正是三年前的六月。如果三年前的自己知道如今大学是如此这般,是否还会像三年前那样拼命的努力?人生很多事,往往认为自己付出了很多就一定会或要获得与努力成正比的回报,殊不知,努力是一件长久的事,阶段性的努力只代表某一阶段某一时段获得的成就,要延续就得在下一阶段继续努力。好比人生各个阶段,初中,高中,大学,一步步的进阶到下一阶段,不可能指望一劳永逸以一个阶段的努力来指望获得整的过程的收获。自己也曾这样抱怨过,我现在没有得到我所期待的成果,明明那时候努力过了,仔细想想自己所说的那时,真的已经过去了三年了。


夏至与七里香

一直记得09年的夏至那天,说来也已经过去了6年,那时已经进入准高三的季节,在新搬入的本校教学楼教室熬着夜晚的地理晚自习。那时,巫婆强调着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的四个日期,恰巧那天正是夏至。当有人提醒巫婆那天,22号,正好是夏至时,全班都笑了。人永远在忙碌,忙着忘却了今天的日期。该到来的日子,迟早都会到来,一些日子,并不是让你去死记硬背才会有它的意义。好比某人的生日,某个纪念日,365个来来往往的日子里,总会有一些让人自然联想起的时间,浅藏于记忆的深处。

为什么每当夏至都会联想起七里香,我也说不清,很多事情变得理所当然后就不会再过多地需要其他理由。


大师

詹姆斯霍纳走了,在他度过了20个3年后开始第21个3年的第一年后。

霍纳并不是我最喜欢的配乐家。在好莱坞屈指可数的大师级配乐家中,霍纳的作品也最广为人知吧。97年的我心永恒也许是这半个世纪以来最伟大的电影主题曲。霍纳的其他作品中最优秀的,私以为是勇敢的心,也许是自己钟情于电影原声里苏格兰风笛带来的深沉而低长的旋律让人感受到的一股默默激流的力量的缘故。三年前准备留学生考试的每个入睡前的深夜里,总会拿起手边的oppo,塞上耳机,静静地听一曲勇敢的心里wallace courts murron。

作为艺术的只知皮毛的门外汉,我想说说我对这门超然于社会其他领域的学问的理解或认识,不论艺术中得任何领域,其获得认可的方式便是能否配的上被称作大师。好比电影配乐,能称得上大师的人除了霍纳外便是熟知的汉斯季默,约翰威廉姆斯,电影导演便是詹姆斯卡梅隆。也许放到任何领域都是相通的道理和标尺。大师即巅峰。

为纪念这位离去的大师,引用当年詹姆斯卡梅隆在奥斯卡上泰坦尼克号获奖的一段致辞:

意外总是难免,未来不可知晓,我们唯一拥有的就是今天,生命如此宝贵,所以,在接下去的几秒钟里,我想请大家倾听自己的心跳,这是世上最珍贵的东西。


繁星

六月初,一篇梁朝伟写的关于尔冬升的新片我是路人甲的影评在网上热传,我也围观了一番。虽然还没看影片本身,但通过伟仔的文字大致就知道了整个故事的梗概。电影便是生活的缩影,生活就是一部万人饰演每个人做自己的主角的电影,但在电影里,主角到配角到群众演员,就好比一个金字塔从渐渐的顶端到最下层都被严格的划分开来。人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在最高层的位置上以自己为中心展开一幕幕的戏。所以自视过高,好高骛远永远成了向上攀爬的障碍。

伟仔文中也提到他所理解的成功,现在看他说成功仿佛有些成功学的说教,但却让人反思,他说我只想当一个演员,而不是影帝,不是明星。这就是最初的梦想所在。而大部分人还没上路就开始幻想着明星影帝,而不愿从一个群众演员开始做起。其他事情不亦如此吗,过多的目的性与功利心,考取名校为的面子而非我想在这用心读书,买车并非驾驶而为在人前炫耀,做一切事情还没有开始就认为自己已经达到了最高目的。缺乏脚踏实地的努力渴盼一夜成名一步登天或许是这个时代的通病。但伟仔的例子也很好的告诉这个时代的人,时间不会抛弃理想,即使是一颗不会被人铭记的流行,默默坚持后总会遇上发觉自己的人,即使发出的声音再微弱。

哪怕是一颗流星,也要让他人听到自己划过天际的声音,哪怕置身无穷的银河里,也要让某个星球上仰望银河的生命,看到自己的微光照明的黑夜的一隅。


初心

晚上和阿杨的视频,让我颇为吃惊。作为当初来日本的武汉老乡,三年前社会性更强的他去了东京,愿意老师念书的我来了京都,随后几乎未有什么联系。

原本没有怎么期待那夜的对话,但一个小时的对话却让我感受到了些许意外和振动。那就是在东京社会上闯荡过的阿杨一直在鼓励我这个如今在学海中挣扎的人勿忘初心。

记得自从开始用微信后,qq就一直没怎么动过,一句勿忘初心放得始终的签名,似乎也是一放三年未改。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清清楚楚写在自己面前的话语,可随着生活的磨砺挤压自己主见丧失原本的热情与斗志,忘却最初的梦想流入平庸也是常事。经历时间的洗礼而依旧屹立不倒带着自己最初的梦想踽踽前行,方为难能可贵。对于一个20出头的人来说,一无所有就是拥有一切,若有,便是理想,至于其他,还犹豫些什么呢。这个世界上不缺少你一个程序员,不缺少一个你一个会计师,不缺少一个公务员,也不缺少除了面孔不同但型号相同的螺丝,缺少的是能经受岁月沉淀卧薪尝胆而成长为大师的人物。

不要让流去的时光,让自己终于说出,当年,我原本可以这样的话。时间不会背叛理想,背叛理想的,只会是不坚持的自己。

 

下一个三年

那时我26,那时候的我究竟会走在哪一条道路上,静待时光去考验一切吧


评论
热度(4)

© 柏林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