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君

只有才华顶得住时间的摧残

来时路 归时途—生活味

文/刘雨陽柏林苍穹下
时/14-12-8

油烟味

上午起床自己给自己做了一顿早饭,两个荷包蛋四根炸香肠。抽油烟机不给力加上屋子小通风不便,做完早饭后厨房狭小的2平米的空间内散发着浓密的食用油和酱油混在在一起的油烟味。特别是炸过鸡蛋的平底锅上粘着厚厚一层加热翻滚后待刷的辣油混合物的味道,甚至还带着炸焦的鸡蛋的微微胡味。平时为了消散这股做完饭后的油烟味,我总是敞开家门,打开阳台窗户,让其首尾通风。可是到了冬天,打开家门无异于把冬日冷风姑娘带进家门,所以只有依靠着头顶听上去气势十足的抽油烟机呼呼地运转,可是其味道却久驱不散。
最让自己觉得无奈的是,自己做饭不多,更没有带围裙地习惯,所以每做一次饭,油烟味是否在无形中沾上自己衣服,做完后都要不停抓起胸口周边的衣服一带用鼻子嗅嗅。不过奇怪的事,每次做完饭后,衣服上并无油烟之味,只是自己的手掌上,留下了那股洗之不去的味道。就像石油工人,挖油井久了手上沾满石油化石燃料的气味;农民种地,是手心的汗水和播种的泥土的混合气味。这么说来,闻一个人手心的味道便能够判断这个人平日是干什么的基准了。
曾经冬天有注意过自己手掌心的味道,除了紧塞在荷包里暖手后产生的手掌汗或那笔疾书所留下的铅笔印和手心汗的混合物外,如今多了份油烟味。除了学习外,独立生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显得愈来愈突出与重要。也许成长的过程就是要让自己染上这些所谓的生活之味,才算得上经历过生活,从孩子成长为独立人的证明吧。


投稿二三事

中午吃完饭回家,摸出电话看nikon中国的微信号,上面刊登着14/15年度摄影比赛的广告。早前暑假回国就知道了这则消息,也一直想着投稿试试,结果一想不做便不断拖,这个大有尝试价值的机会就被埋没在脑子里两个多月,直到今天看到这则离投稿只剩最后一个星期的消息立即回想起,才促使自己下午下定决心把投稿这件事给做了。
生活之懒,杀死各种机会,杀死属于自己的各种可能。一懒二拖,自己最为痛恨的坏习惯,是自己通往优秀道路上最忌惮的拦路虎。优秀卓越者,往往是那些敢想敢做敢实践的人,简言之立即行动不拖沓的人。自己很多时候明白这个道理,却一次次对立即行动这个概念选择性忽视。逃习惯了,就意味为懒惰与拖延所攻陷。
生活之懒,或许才是使人走上平庸的最可怕的怪兽。


男人与家庭

中午吃饭,身边是带着一个带着三四岁小孩的母亲。他们坐在快餐店的最里面的位置,我则在他们靠外的一张双人桌前坐下。
和旁边的他们产生交集全拜那连路都还走不稳的小孩所造成。当时我正看手机日历查看这一周的日程安排,随着单人桌剧烈的一晃使我转移注意力才发现自己对面的椅子上坐着,不,是盘腿站在椅子上的一个头发絮乱不那么可爱的小男孩。坐在我旁边的他的母亲(也只是我的个人推测),急忙边朝我低头道歉,边从内侧的座椅站起赶紧把不听话的孩子重新安顿在他们那张桌子的儿童专用椅上。期间我礼貌的回了一个不必在意的礼貌微笑,短暂几秒,坐在我身旁的这位母亲的大体印象便呈现在我面前。
她的孩子看上去只有三四岁,石榴大的脸上浮现着干燥的红晕,前额几搓散乱的刘海揪在一起朝头顶上翘起,它穿着一件绿色带白条纹的毛衣,在椅子上不安地晃动着自己幼小的身躯。而他母亲看上去却有超过四十岁,一张没有画过妆的脸,干瘪发黄的皮肤,头发说不上蓬乱但也不算整齐,衣着普通,颜色不算鲜艳。整体的精神面貌给我感觉就不像是一位带孩子的母亲,而是一名钟点女工。
我边吃着眼前的中饭,边任由想像力天马行空地乱想,身旁的这对母子会是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里?根据这几年在日本的所见,那些推着还需坐婴儿车的孩子的母亲,几乎不会选择来这种路边快餐店吃饭,而且大多数的日本刚生完小孩的母亲,打扮各方面也决不会落后于流行,更不会因生了小孩便立刻完成女人到家庭主妇的180度转变。而眼前这对母子,就从外观上给我一种直接的寒酸落魄的印象,于是在这样的第一印象为基础的前提下,我推测他们的家庭并不富裕,也许是靠父亲一个人上班来维持家庭,更差的情况是,只有母子相依为命。这些纯粹是吃好没事的胡思乱想,但也让我想到了一些之前有过的类似想法。关于男人和家庭的关系:
生活在东方的传统的“男尊女X”大男子主义社会环境下,看上去男人更有社会地位,但相应的也需要承担与其地位相应的社会、家庭责任与压力。与此相应的是,在一个家庭环境里,女人能够去依靠男人而生活,但男人呢?他们只有依靠自己去“拯救”维护这个家庭,这条道路上他们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双手,除了家庭这个唯一的避风港外他们别无依靠,更何况避风港的基础也是源于他们的力量。说的直白,男人只能靠自己。
所以体谅一下那些安于一个人的男人,他们不是那种逃避社会责任违反人类主流生存价值观的人。试想一个只能够勉强维持自己生活的男人,又哪里有多余的经历来照顾支撑家庭?若为了组建家庭而组建家庭,那时的家庭反而会成为自己的累赘,给其成员带来痛苦。一个人可以承担的痛苦为何要让两人甚至他们的后人也一起来承担或品尝?这样做反而更是一种不负责的行为。在我看来,做超出自己行为能力的事或许是一种勇敢,但这样的挑战一旦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牵连到自己的家人,那么就是一种愚蠢。
生活的压力,不允许一个男人随意去追求成立自己的家庭,除非他能够回馈在他身后的对他充满期望的那一双双目光。

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作为一个男人,尚且不能称作男子汉。中庸尝说男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不否认指向对于男人的重要性,但也强调事物的顺序规律。齐家或许是修身与治国的中介平衡点,选择止之作一世避俗于桃花源外的谦谦君子,又或者更前进一步图国家兴亡天下大业,但更多的人是止于家(齐家说不上),便将毕生之力用于其上。也许生活的本味,只有在有家以后,才能更深一步去理解其需耗毕生去“齐”的原因吧。

评论
热度(6)

© 柏林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