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君

只有才华顶得住时间的摧残

陪你看一部岁月里的电影--我们为什么如死尸般活着

文/刘雨陽柏林苍穹下

时间 14/12/6-7



若你知道自己生命的期限,不管这个期限有多久,你会把剩下的时间用来做什么?

 

 

  有个人,在政府某部门的市民科课长的岗位上,30年未曾欠勤地日复一日忙碌地工作。他看上去很忙,每日处理着如山堆积的文件,将过目后的文件一份一份盖上处理决定的印章,把市民们的请求不满要求不断地推卸责任转嫁到别的部门。直到有一天,他感到自己的胃不适,去医院检查后,才知道自己已身患绝症,生命只剩不足半年的时间。这时他才猛然回想起,过去30年自己辛辛苦苦干过来,却什么都没有做成。过去自己所做的一切,仅仅出于保住自己的位置,为了在集体里不得罪人而混口饭吃。由最初要改变办公室工作效率而立案到最后放弃热情,随波逐流地假装忙碌地做了30年的死尸的人。他就是男一号渡边君。

 

  与整部电影与渡边君有着强烈关系的人物不多,待我一一举出。

 

首先是渡边君的儿子—光男,他也是贯穿整部电影的唯一人物。

 

30年里,妻子早一步离渡边而去,留下年幼的儿子与他相依为命。为了儿子的成长,渡边不惜孤独半生。若说父母一辈子无所成就,往往自己的儿女能够成为自己的谈资,成为自己老后生活下去少有的动力与希望。但在黑暗的房间里听到儿子与媳妇打自己退休金主意的那一刻,支撑着渡边活下去的那一根弦也断了。即便如此,儿子呼唤一句父亲,似乎是黑暗里唯一的一缕光明,但得到的仅仅是一句晚安,请你关上门。他低头跪在楼梯间,只能默默地锁上门房,看着儿子曾经用过的棒球棍黯然伤神。曾经为自己儿子骄傲的一幕幕逐渐浮现在脑海里。可是,儿子,已经离他而去。他不断地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可是,只有冰冷的墙壁和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四方形的房间里。

夜深,他躲在被窝里纵声哭泣。墙壁上的表彰,似乎是30年的人生的全部。但它们的意义,只有获得奖章的人心里清楚。他不明白他30年来假装工作换来两张所谓的表彰书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哭泣,或许出于对死亡的恐惧,或许是对自己人生30年碌碌无为虚度而悔恨,或许是因为亲情的淡漠,或许以上结合在一起,在深夜的孤独的房间里,一个人的被子里的个人空间里,集中爆发出来。

我为什活着到现在,我这些年到底做了些什么?职场断送了我的生命,亲情断送了我的希望,到头来还让我患上仅剩半年不到的生命的绝症,我这么一路过来到底是为什么啊?就这么死去我实在不甘心啊。

 

  于是,自我放逐开始了。

 

 

  第二号人物出现,庸俗小说家—让渡边感受到活着意义的人

 

  在小酒馆,因安眠药结识一位小说家。渡边向他诉说这自己的痛苦,不停地用否定的态度来回想自己这些年的人生经历。30年来甚至没有用自己的钱喝过一次酒,没有享受过活在世界上最为简单易得的快乐,甚至连亲情都成为一种奢侈的消费。到头来得知自己已临死亡不远时才第一次用自己存了几十年的钱来喝酒。明知这么做只会加速自己死亡,但是在看不到生活希望和亲情离散的背景下,渡边只有用酒精来麻醉自己。他说这么做,能够让自己忘记心灵上的痛苦{亲情离去},同时又感到一丝痛快。也许世上最好的解脱方法,就是以毒攻毒吧。

  在渡边和小说家的对话中,渡边的话语中能够感到一股死亡即将来临但自己却死不瞑目的不甘,他一直想在死前去做点什么来挽回自己“白”过的半生好让自己安心死去。于是他把解决这个问题的希望投向了眼前的这位小说家。

  渡边朝小说家乞求,我身上有5万块,我想一夜把它们全部花掉,但惭愧的是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花,你能告诉我怎么把它们都花掉吗?渡边这么做,似乎是在死前,想采用享乐的方式来挽回自己曾经没有经历过的生活,以此来作为对命运的反抗。在影片看来,或许是生之欲的第一层最为肤浅体现:享受。活着就是要享受,活了几十年到头来不享受一番人世的乐趣,连自己该怎么消遣怎么花去自己赚的钱都不知道,难道不是一种生活的悲哀吗?

小说家这个人物也挺有意思,既没嘲讽之意也没贪财之心,体谅了渡边老人家希望享受人世生活乐趣的欲望后不惜赞美一番渡边君敢于反抗命运要翻身做自己命运主人的精神。于是一个享受生命的不眠之夜开始了。

小钢珠,酒馆,妓院?酒吧。可谓那个年代最为常人所消费的一切物质欲望的代表的地方,在小说家的向导下渡边一一体验。与小说家在这类场合游刃有余相比,渡边则是一副乡巴佬进城的姿态,带着惶恐不安的一份木讷和对新世界的好奇开始了追求生之欲的旅途。期间跟随自己多年的帽子在妓院混杂的人流中为一贪婪的女人所“强夺”,在嘈杂的酒馆里被身后突然传来的小号齐鸣而惊起,在酒吧里喝的大醉朝老板娘展现出男人喝醉后应有的下流猥琐的笑脸,在舞厅盯着一对紧抱的男女而驻足观望。也许就如小说家所说,直到自己知道死亡即将来临时,自己的生命的意义才刚刚开始。

在享乐的过程中,映像最为深刻的莫过于在舞厅里点歌后,自点自唱的那首20年代的生命多短暂少女快恋爱的情歌。唱着唱着自己流泪了。流泪这种情感表现方式或许只有真正触及到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那份情感,才会表现出来。渡边的这首歌,恰恰是因为自己错失了自己的青春,在原本应该美好的年轻时光里留下了太多的遗憾或自己当初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情的悔恨,直到离死不远时回想起曾今的时光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可“趁”之时了。

随后二人又去了脱衣舞会,看着台上的扭动着屁股的舞娘,渡边心底被埋藏了30年的享乐之欲终于被点燃了。随着一声打破众人沉默欣赏的哦哦大叫,渡边不再像之前走到哪都要依靠着小说家的那个农村来的畏首畏尾的土鳖,而是张开双臂释放激情投入到纸醉金迷的欲望人流的夜生活中,那一刻,他仿佛感受到了生活的乐趣。在那里,有太多太多,享受欲望消费着生命的人。夜总会里被妖娆的舞女环抱,人人紧抱在一起闭上双眼随着舞曲的旋律原地打转。此时此刻的渡边,表情上看上去并没有之前的兴奋,而是一点点的彷徨与缺乏安全感。

随后在不知目的地的出租车上,渡边似乎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般,双眼睁大死死地看着下方感到一阵恶心。他急忙下车,一番呕吐,回到车上前,那张仿佛是由一个单纯小孩变身超级坏蛋露出邪恶的令人生畏的表情。

 

关于庸俗小说家这个人物简单评论一下:混迹于世俗之间,看惯人间万象,熟知人间烟火,为享乐主义欲望所俘获的芸芸众生的代表人物。关于他的细节有很多,但这里只举出最后在出租车上他烂醉疯狂后的表情。在此之前的夜总会缠抱他的舞女贪婪地点着手中褶皱得不成样子的钞票,他稍稍把头向舞女身上一靠便被厌恶地推开。随后看着渡边的醉装,自己和他并无二样,只是自己身旁的是一个已经背叛了死刑的人。身旁的舞女已经开始高唱圣诞颂歌,但自己的心情却似乎和临死疯狂的渡边并无二样:短暂享乐过后的精神与肉体的痛苦,宿醉过后的迷茫,只是他,能够活的更久一些。但是谁又能保证这个每天得靠威士忌和安眠药度日的人能够长活到何时呢。人们忘却痛苦的方式,最直接的表现于享乐。即便没有所谓的痛苦,追求快乐享受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把其当作一种理所当然的事,习惯了享乐,直到突然某日发现自己已然离不掉这种享乐,宣告自己的精神破产,成为电影里人头攒动的夜总会的芸芸众生的一份子。

 

 

三号人物 市役所市民科女职员小田切

 

一大清早,经历一夜的自我放逐后,渡边君重回现实人间。逃避过后总要重回现实之网,对他来说的现实,就是离生命的终结又靠近了一些。

与黑夜的小说家不同,白天所遇到的小田切是个充满活力开朗热情的女生。仅为了辞职而找到渡边君盖章,因倾诉了内心的真实感受而与其热情握手,不巧这一幕为佣人所见,便为后来的故事买下了些许伏笔。

  对于此时的渡边来说,眼前的这位热情大方的胖姑娘似乎在延续着自己从昨夜燃烧起的生之欲。这里还要强调一点的是,当一份基本的感情慰藉得不到来自亲情的满足时,人往往会逃离家庭从外界获得这一份慰藉。从昨夜与小说家的逍遥放纵到第二天,这份慰藉的来源变为眼前的女职员小田切,于是渡边开始了对生之欲的第二日的追求。

  一起溜冰,一起去游乐场,一起打小钢珠,一起吃晚饭,渡边看上去很快乐与满足。期间从和小田切的对话中得知自己被取为木乃伊的外号,得知后渡边只有一副苦笑。

晚饭时分,渡边再次倾诉到自己为什么做了30年木乃伊。想来想去,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为自己的儿子就一定要做木乃伊呢?追根溯源地想想,为养活自己的儿子必须保住自己的饭碗,而在三四十年代的日本,其经济状况未必强的过50年代的中国。

生活不易,又要扛起养家糊口的重担,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职场里什么都不做保持现状,于是就这么不那么情愿地断送了自己几年青春。

可是自己付出了,到头来儿子不但没有感恩的一颗心,反而和媳妇一起打起老人家钱包的主意,这让含辛茹苦甘愿做30年僵尸的父亲情何以堪啊。

小田切随后说到,每个人作为婴儿在没有自己允许的情况下被父母带到这个世界,宁可受苦也不会抛弃自己的骨肉,这便是亲情。即使是对自己的儿女不满,说几句牢骚话,内心里依旧是挂念着孩子。表扬也好,怨念也好,父母心都是一样希望为自己孩子好,看穿这一点后小田切一语中的地说道:你还是最疼你的儿子。听到这话的渡边君一愣,但随后便露出一副被说得的苦涩笑容。

既然爱着自己的儿子,那么久必须让他知道父亲的现状。怀着向儿子坦诚一切的心态,渡边惴惴不安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回到家,正愁无机会开口,欲向儿子说明自己的病情,岂料儿子率先发难,不由分说就以年老入花丛乱花退休金,更甚者以媳妇为借口责骂父亲不懂为他人着想便把一顿痛骂。这让本来说话就如水滴得一滴滴往外挤的父亲更是只能瞪大一双几乎要掉出眼眶的眼珠,被雷劈了一样傻瞪着眼前痛骂自己的最疼爱的儿子。

痛骂过后,丢了魂的渡边君只能依附着墙壁缓缓离去。

儿子不爱我了,儿子误解我了,我也没勇气再向他解释了,即使如此,我的生命也离死亡又进一步了,怎么办,就这么死,我不甘心啊。

于是,最后的一份爱的执念,再次转移到了能够体察他心思的前女社员小田切身上。可是,占完了便宜吃油了嘴,人家也不是你的情人,也没必要成天和你一个臭老头在一起,于是“约会”果断被拒。死缠烂打下,终于得到今天是最后一次的回复,或许恩赐更为恰当吧,对于一个几乎丧失一切的垂垂老者而言。

 

夜晚,咖啡店。渡边君终于敢于直面自己已经无可挽回的人生了,或许是对死神来临前最后的反抗,他希望从她身上获取充满活力的方法,希望能够做一件让他觉得有生于这个世界的意义的事情再死去。

此时的生之欲较一夜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不是享乐,也许知道即使享乐也弥补不了自己已逝的青春。只想像小田切,这个给予渡边温暖与活力的人这样充满朝气地多活一天再死。

如同像乞求小说家教自己如何花去手中的五万块钱一样乞求着眼前的小田切小姐,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像她那样充满活力的去做一件什么事。

可是得到的回答却让他感到绝望—小田切回答她那么充满活力的工作仅仅是为了生活。

晚了,已经晚了,一切都晚了。绝望持续了短暂的一阵,仿佛临死前的回光返照,渡边那张死气沉沉的脸突然露出一张凌然毛骨悚然的笑容,他想起有件事还不算太晚,在他有生之年还值得去一做。

拿起那只给他带来启发与希望的小白兔,渡边君离开了,那个背后充满祝你生日快乐的朝气的歌声中,是一个起死回生的老人带着最后一线生机与希望的佝偻的身影。

 

 

人物评价,小田切是整部戏中配角中戏份很足的一个角色,原因我想是因为她是促使渡边感受到更深一层生之欲的人。

就从人物本身出发,她是死气沉沉的办公室最具有活力的人,不满死气沉沉毫无创新的工作而辞职。衣着,破袜子旧衣服。言语中得知四家人住两间房,便可得知其家境并不好。但这些并不掩盖她开朗的性格。或许就是穷苦出身造就了她乐天的性格,让家境不错却缺乏亲情的渡边君产生了亲近的好感。

至于渡边君给她买袜子,请她喝茶吃饭到处游玩,她展示出一种原始的来者不拒的可爱,这种被小便宜所眷顾产生的单纯快乐在她身上一览无余,却并不让人感到厌烦与贪婪。她只是为了生存,为了生存而工作。至少她没有因为就为保住饭碗选择在那个毫无作为的地方随波逐流,这便是这个人物在此剧中最大的闪光点。

最后在咖啡馆看着远去的渡边君,她看身边的情侣与对面的一群年轻学生,眼光中的羡慕之情肯定是有,却异常的平淡。也许她知道她的出身。她的现实条件是不允许她获得那样的生活的。那样的生活环境对她来说只能相忘,只能憧憬,对她个人来说她的生之欲就是能够吃饱穿暖地好好活下去,别的一切都是童话世界里的奢望。

 

 

  影片后半部分本人就不如前半部分那样结合着剧情与人物分析详细叙述,只简要写写几个重要人物。

 

影片后半部 围绕渡边君为建设小公园的过程而展开,自始至终,众人始终不解他为何性情大变。其实回答很简单—因为他患了胃癌。

期间,每个人讲述着了解到渡边的一切:从赖着公园部不走,反抗副市长,在黑社会前大无畏视死如归的勇气,在公园建设地倒地后被百姓关心地扶起,在风雪中唱着那首歌而死去等。

这里简要说说两个人物,一个儿子,一个同事,敬称为“正义哥”。

市长这个gjb就不需多言了,他的形象。就是如今某朝官员的形象。

先说正义哥:他是唯一一个敢于揭露事实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敢于坚持事实的人,更是一个能够去直面残酷现实的人。

席间他说到“我们迟早哪一天都会死”这句台词时,当场的所有人的表情特写无一例外的是一种绝望惊讶不知所措的贪生怕死的恐惧。而且他从头到尾都是坚持公园的建设者的功劳全都应功归于渡边,即便在市长和其他官员的相互奉承与对渡边的诋毁,他都丝毫不该其看法,真君子也。难怪这样耿直不屈的性格会被市长那样的gjb所排挤在坐席的最末端。

影片最后阶段众人乘着酒兴接受了渡边是公园建成的最大功劳者,并大呼要改过自新为民服务。可是第二天如影所见,大家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继续着混沌度日,敷衍工作,继续做着只盖章不工作的死尸。看到此境的正义哥不禁愤然立起怒视昨夜高叫着要改过自新的新课长,可是最终,在众人的沉默中他只能默默坐下,埋头于那一摞摞待处理的文件里。

 正义哥最终会妥协吗?会被淹没在那一摞摞厚厚的等待处理的文件里吗?最后他看着渡边君造成的公园留下远去的身影,真只能感叹60多年前的日本如此,如今的天朝亦是此番景象吧。日本人60年前经历的事情,如今轮到尚处于发展道路上的我们来品尝。

 

我想这世界大部分最开始都抱着改变现实的希望与梦想,最终却被现实的洪流所吞没。能够坚持初心的人最终也只能被作为异类遭受排挤而碌碌一生。

那么,造成这样的社会现象的根源在哪里?70年前日本尚在二战结束不久的废墟上,人浮于事的官僚之风是阻碍国家发展的最大障碍 。

前阵子和陈哥讨论过有关人的劣根性问题,追根溯源,陈哥说是一种自我淘汰。人人只关心自己的地位或位置,只顾着不被淘汰的小我,没有奉献集体的大我,再加上头顶的人做着“好榜样”,上行下效,恶性循环,满足现状的保守造就了不正的官僚之风。或许这就是根。

 

 

  整部电影看完,并没有五雷轰顶那么强烈的震撼,只是看完后的最近每一天都在不停地反问自己,这段时间我过得有意义吗,这段时间我做了什么值得自己铭记的事或让自己真的感到自己存在过。

如果什么都没感受到,仅仅每天是背着书包按照时间表上去学校应付上课,那么我离死尸也不远了。有些人活着,但他死了,这句诗小时候只是用来铭记那些伟大的思想家,但用在凡间,又有多少人是那些表面上活着但已经如同死去的人呢。

如果每时每刻,都能够感受到如溺水般强烈的求生欲望,那每个人面对各自的生活又会是什么一种态度呢。是否那些懒惰,拖延的毒症都会得到改善与解决呢。

影片日语原题翻译过来应该为活着的意思,综合影片本身,可以解读为活着的意义。另外中文翻译题名为生之欲,就是生活或生存的欲望。影片主角志村乔老先生所饰的渡边君,无论是活着还是活着的意义又或是生存下去的欲望,这三方面都能向观众诠释出生与死的一线之隔。驱动自己活下去的最大动力避免死亡,在于获得一份自我的价值认可,如果得不到这份价值认可,对不起自己内心成为良心的那份东西,那么自己的死可谓是毫无意义的死,徒来这个世界走了一遭逛了一圈,惨白无力。

或许通过此片,黑泽明导演向世人展现出了三种不同的生之欲。

第一也是最初级的混世类型,代表的就是渡边君与他的办公室同事们。

二是享乐型,代表人物就是那名低俗小说家。

第三类,或许这一类建立于第二类之上,属于第二类:为了生存而工作而生活,其价值观谈不上享乐,但有处于生存与享乐之间,代表人物就是前市役所职员小田切。

最后一种便是自我认可型,渡边君生前最后五个月的那种状态,为了带着最后一点活着的意义与自我认同的欲望,表现出不同于第一种的态度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五个月。

 

  若按照自己得出的以上4种,回想自己20多年来,除了漫无目的的等死外,还有什么是真正的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动力或欲望?

 

  20多岁的年轻人,一无所有的等死外,就只剩下一双未经世俗打磨的双手,去发现探寻自己的生存之道了。或许在这个过程里,会沦向第一种第二种第三种,但真正身存的意义,乃至活着的意义,又哪是一朝一夕所能明白的呢?所谓的自我认可,不受他人的评价而勇敢度过完自己的一生,赶在临死前大声说我无悔于我的一生,这个过程,是要经历何等的艰难与苦难后才能感受到的呢?

 

 

后记 

差点写成烂尾的一篇文章,也是自己目前为止字数最多的一篇文章。表现出自己写影评的能力还很薄弱,严重依赖剧情才能动笔。至于观影后的所思所想,也算是寻找自己的生存意义的一种方式。

所谓的自我认可,这是一个长期的道路。这一路上,或许会不断怀疑自己,但觉得自己在做的这件事,便是我活着的意义时,自我认可便水到渠成的产生了。

万事还是归于一种欲速则不达的态度,心正意明,不断去尝试自己想做的事情,终有一日能够用自己的生之意走在自己的生活大道上迎接不论是新生还是死亡的未来。

 

过7000了一篇论文了 就这样吧




图片来源 生之欲

评论(2)
热度(16)

© 柏林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