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君

只有才华顶得住时间的摧残

旅梦人--步履不停

文/刘雨陽柏林苍穹下

时间14/12/1


  上周,枫叶最红的一周。翘了5节课出门三天拍了1000多张作品,反复挑选后,如意的,不到50来张。

  详细说来,星期一顶着人海杀到岚山,从宝严院开始,天龙寺,常寂光寺,二尊院,清凉寺都留下了我的足迹。直到下午电池耗尽,也撑着最后一口气拿着手机在宝筐院里拍了几十张从大流的作品。那日的感觉就是出门就会有收获,再加上遍地的红叶素材,创作出自己喜欢的作品并不是一件难事。

  之后星期三,上午第一节课结束后便回家取家伙,冒着下雨的风险,来到京都北面的源光庵一带。那一日的经历专门写了一篇摄影故事的文章。这里简单描述:托一名日本老太太的福,在源光庵拍摄了日本的重要文化财源光庵的照片;在常照寺,模仿身边同样用D800的大叔的参数拍出好的照片,顿悟为学习的捷径之一就是模仿;在圆光寺,和一和尚师傅的对话,做人,心正义正,规范自己的行为举止,做一个有正心的人。详文请看上周的《来时路归时途—摄影故事》。

  作为补记,说说那天的感悟:既然自己要把摄影这件事做好做出成绩,那就必须具备完美主义精神。为什么这么说,我想就是眼前的环境已经造就了如此不可多得的美好事物,自己亦有缘在此时此刻共享这短暂的美好,为什么不把它们最灿烂最动人的模样给更好的保存下来呢?。那日阴雨天里的红叶,不仅没有因风雨而凋残零落,反倒在雨后更烘托出一种清新的红艳,使人产生一种晓晴寒未起,霜叶满阶红之意。看着眼前饱满的枫叶,我稍微有些急躁地一张一张将它们用镜头定格下,让那短暂而美好的姿态永恒保存于我人生的第22个秋天的记忆里。

 

那天虽然受天气,时间等条件的制,却是我认为红叶摄影三日里收获最大的一天。除了可以当作故事来说的几次小经历之外,对美的无瑕地追求是我第一次通过实践领悟到的。虽然回家翻看自己那日所拍,依旧只是较为大众化的枫叶景象,但是那日沉迷于对美的追求的心情和感受,是这一年来摄影所未曾有过的心境与快乐。

 

紧接着星期四一大早出门一天。付出的时间最长,收获却是三天里最少的。除去连续出门东奔西颠所产生的疲倦和一定的审美疲劳外,去的一些位置的环境也缺乏创作的空间,自己也没有及时调整环境变更所产生的心态影响。多少显得有些疲于奔命的状态。直到下午快四点到真如堂,一个游客不算特别多的地方,才慢慢的定下神来拍了几张勉强称得上作品的照片。

 

仔细回想那天为什么会觉得收获不大,一是自己太不知足或是太过于贪婪,整个京都市内所有枫叶名所全都要拍个遍拍个爽,这个目标不是说达不到,只是对目前这个阶段的我而言显得有些野心过重,搞创作这件事本身应该是一件带着轻松的心态去做的事,但被我带着沉重的目的性去做,一旦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就会立即显得失望。再加上所到之处全是人山人海,沉得住气才怪。所以通过周四的经历,让我知道搞创作这件事,更需要一颗沉淀的内心,不为周遭环境所搅动自己打乱自己的节奏。人守得住自己的魂,纵使周遭再嘈杂的环境,也能处之泰然,我显然与这样的状态还相距甚远。

 

至于摄影这件事本身,常在lofter上看到一个专栏,标题是“初心回到摄影的原点”,为事而做事,为拍东西而拍东西,毫无创新力和驱动力,整个人显得有些疲于奔命,何谈原点和初心?按照周三的感悟,摄影于我来说,就是对美的一种完美追求,从最开始拿起照相机起,就注定它不是一个仅仅用于拍摄旅行照或炫耀的工具,用这个强大的工具,记录与创造自己眼中美好的事物,给他人带来感动,这才是我的拿起照相机的初心啊。

 

就原点来说,很多人觉得摄影不过按下快门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如果都认为摄影就如按下快门那么简单的话,那人人都成比肩布列松的摄影师了?相同的场合,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态,不同的目的,最后的结果也不一样。


  有关摄影这里还想说说心境的变化,与三月份拍樱花相比,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变得从容与淡然,在人潮人海中即使一个人带着照相机也不会觉得孤独。至于原因,我想有自己的信念与喜欢做的事,要把它做到最好的执念,即便在那些所为的“高手”“专家”面前,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上前同场竞技。这么说有妄自尊大之嫌,但事实摆在眼前,更何况那些所谓的“高手”“专家”又有多少知识佳摄影之名玩着器材出来吓唬人的呢。

 

暑假在国内已摄影论坛上看到一网友的留言,摄影就如做人,好的作品是在内心锤炼的过程中获得的,成就佳作的同时,也强大了自己的内心,任何艺术都是如此。这一年的摄影路程,现在回望,曾经在人海中备感孤独,如今不敢说已经绝对克服,但在创作出完美的作品同时,内心在逐渐变得强大。

 

最后说说最近摄影的主角--枫叶。枫叶的短暂,甚比樱花,另一方面,与火热的红枫相比,银杏则低调许多。在枫叶来临的前一星期,自己专门在堀川通り上和学校背后的一条银杏小路上拍了拍银杏叶,与枫叶的火红挚热相比,银杏叶让我产生一股温柔的怜惜,往往走在学校背后的铺满银杏落叶的小道上,走有一种秋去叶落,叶落人留的寂寞与伤感。关于枫叶,它的炙热往往掩盖了低调的银杏,但两者的同时存在,对于摄影爱好者而言绝对是自然的馈赠,犹如两个风格迥异的美人,一个热情似火,一个含蓄温婉。

 

去年曾尝试写过武侠,其中一人物设定灵感来源于秋日的银杏与枫叶。今年后,作为改进,创造出一个新的东西,唤名为银枫。若真有此物,会是什么样的呢?

 

也许在不经意间,找到了摄影与文字的交汇点。

 

 

摄影与文字,坚持创作,步履不停,这便是接下去的路。





评论(2)
热度(4)

© 柏林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