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君

只有才华顶得住时间的摧残

旅梦人--和80后的一顿饭

  

文/刘雨陽柏林苍穹下

时间 14/12/1


  已经是11月的事情了。上周末星期六夜晚,和昌哥、陈哥在京都最繁华的四条一带的一家中华料理店吃了一顿饭。

  昌哥今年34岁,今年为学友会忙前忙后,不管什么场合,他都是站在最前线的那个人。从四月在京都大学举行的14届新入留学生招待会,五月两校区共同举办的BBQ,以及11月最重要的京都留学生体育会,在现场最忙碌的那个人,总会是他。


  陈哥比我大五岁的80后,人群里不算显眼的身材,长发加黑框眼镜和一张傲然的表情的脸,不接触他或许会会觉得有些冷峻。除昌哥外他是我平日里交流最多的人。如今他边读书边开公司忙事业。这些都是今年深入接触交流后才知道的事情。

 

  我,一个沉默的90后,带着一点热血游离与梦想与现实之间,为寻找着自己未来在这个世界最佳上的位置而与生活不断抗争。

 

  三个人一起吃饭已经不是头一遭了,第一次是今年暑假前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第二次是一个月前。算上今天是第三次。也没任何缘由,总之两个老的带着我一个小的今天又坐在一起吃饭。

 

  话题的切入点,除了陈哥最近又泡了社么样的妹子就是关于昌哥为什么还不赶快谈恋爱。不过玩笑归玩笑,谈到正经事大家都不马虎。昌哥说着干学友会一年的各种遭遇,言语中有点壮志未酬的小小的失落感,明明有去做主帅的心,却不得不甘于人下起辅导作用。研究生第一年远离研究把主要精力几乎是花在了学友会这个舞台上,对他来说,做的事与收获,或许按照他的能力对付这些事情是绰绰有余,但是本人所处的位置却并不能完全发挥他的最大才能所以最后才会显得憋屈与失落。至于陈哥,听他谈话,永远会感受到一股自信满满的气势包含在里面。按他说的,开公司赚钱都不是最终目的,但是只有有这些东西,才能获得一份最基本的自由,从而去做更大的事业。他说着从3年前来日本开始,如何在东京建立自己的人脉关系,如何赚得第一桶金,如何发展到现在。就如同一个青年创业家一样滔滔不绝地阐述着自己的经历,言语中并无口若悬河之势,只为他所经历的一切产生一丝佩服之意。

 

  也不知话题就转到我头上,谈到每个人在成长环境里在集体里是不是所属集体里的中心,听完他俩的高论后我不好意思地想着说起从小到大在集体里都算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唯独能算得上自豪的事,顶多也只是自己觉得有价值的事,就是曾在初中指挥过一次国歌,然后高中大胆追求过一次梦想。陈哥听了,很迅速地说中了我的价值观:专注于一件事,事情本身就是价值的最大体现,说明白点就是我是通过做一件能让自己获得价值感存在感的人。这样的价值观无可厚非,重要的就在于必须多经历多尝试。陈哥还说我是希望做任何事一举成功的人,这一点我自己都没料到。也许正是自己经历得少,对很多事情的认识都仅停留在一厢情愿上,不多经历些失败的打击,哪里有一鸣惊人的快感。

 

  除了做人,关于女人面陈哥也教了我很多。那日吃饭时坐在我们桌子的对面,是几个中国女人,浓妆艳抹打扮得十分妖娆,在他们中间坐着一个高龄日本老头。站在学生的角度她们给人的第一印象就与自己所憧憬的人间景象格格不入。我不假思索地表现出一丝不屑和愤世疾。陈哥反而淡然地对我说,那样的女人,别看她们外貌如此,却说不定经历了很多事,看到了很多经历了很多你未曾经历过的事,由此说不定她们的内心能够包容你接纳你,你所不能接受对方只能说明离自己内心的局限性,你用你自身狭窄的目光视野去看别人,看到的大部分也只是你臆想出来的东西。陈哥说完,我不由地又看了一眼对面那桌人,仔细观察后并未有最初所感到的轻浮,而是一种别样的人间像,一种正常的,只是与我的世界不同的人间像。

  话题回到昌哥身上,已经超过30岁的他放弃读博的念头,准备明年着手开始找工作,并且找结婚对象。他说的很明确,一直到现在他都不确定自己追求的东西是对是错,更别说已经花费了超过凡人的时间与精力在其上面,就拿学友会的栗子来说事,我和陈哥一直都认为他应该找一个更大的舞台去发挥他的才能,而不是成天拘泥于这个小破烂摊子上。但昌哥却似乎对任何事都抱着毅然决然的干到底的心态,说,做学友会,也让他学到不少东西,认识到一些自身的不足。或许我这种什么都不做就直接凭感觉印象去评判什么的人没资格去评价他所尝试经历的事,但我一直认为,与其在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组织里耗费自己,不如去追寻一份属于自己的自由。

 

  听着昌哥和陈哥说的一些话,我逐渐认识到一点。追求梦想,随着年龄的增大,会逐渐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为什么,归根到底一切都源自于现实。上面说过昌哥都不确定他到现在所追求的东西是否正确,何况付出了青春与时间,到头来这个年龄,与自己同期的朋友同学或许已经有了家庭事业,而自己还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继续徘徊或抗争。说到底,自己不愿向这个现实的世界和社会屈服,只想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自己想做的人。

 

  你的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你就能站在社么样的位置。


  昌哥有能力,陈哥有实力,我说好听一点有潜力。我们三之所以坐在一起吃饭能够其乐融融,年龄的差距不会产生尴尬,我想最大的原因,我们都在追寻当世属于我们的成功。即使再怎么不功利不太去在乎成功这个东西,但作为一个不想向社会屈服的人,必须要有能够和其对抗的资本与实力。他两的栗子就摆在我得眼前。

 

  如今我能做到不随波逐流,接下去,就看如何逆流而上了。


评论(48)
热度(112)
  1. 猪头宝宝柏林君 转载了此文字
  2. 丶J次方柏林君 转载了此文字
  3. m18677809138_1柏林君 转载了此文字

© 柏林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