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君

只有才华顶得住时间的摧残

君も見える世界-鈴木君

刘雨陽-柏林苍穹下

14/11/06

 

  初识铃木君是今年4月重回写真部的时候。写真部除了一间墙上贴满从60年代开始到如今部员们的照片的不足25平米的小房间外,还有一间在25平米房外侧走道里的专门供胶卷摄影洗印照片的暗室。

 

  第一次进写真部的新入部员们第一脚踏入的肯定是那间不足25平米的“招待室”,而不是那间甚至比厕所都要不起眼的角落里的暗室。记得四月初那时候站在“招待室”与入门成对角的一侧,拘谨地环绕着周围,看着墙壁上蒙上一层灰的旧旧的前辈们留下的作品,也不曾多和周围众多新入部员说上一句话在房间负责接待我们的是一名文学部三回生前辈,

她告诉我们,待会会有人带我们参观体验暗室的照片冲印,在此之前,得等待尚在暗室里冲印照片的前辈。

 

  其实这样的所谓接待新入部员暗室演习,大一已经经历过一次,只是大一自从参加了一次新入部员说明会报了名后便彻底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写真部活动。知道今年4月大二才觉得必须在团体里证明自己的价值,防止孤高自傲,同时也为多结交一些日本朋友,于是厚着脸皮重新踏入并不陌生且希望接近的写真部。

 

  不一会,招待室的门被推开,几个同龄人走进来,其中一人能穿着身前穿着一间紫色的围兜,看来应该就是在暗室里处理过照片的前辈。他就是铃木君。

 

  铃木君身材和我一般高,178左右的个子,与相对单薄的我来说,他更显健硕。他是文学部三回生,比我大一届,专攻是美国文学。他留着过眉长的刘海,整齐地梳向额头右侧,底下是一双给人一股友好而温顺的眼神的双眼,棕色的瞳孔泛着墨黑的光泽。微笑时会露出一副对称的虎牙,双颊略微提起,结实而憨厚。说起话来,安静而流畅,腼腆而不羞涩,声音略带沙哑而平和,带着露出虎牙的腼腆笑容,憨厚而温柔是他给我最主要的印象。

 

  能和铃木君自然成为朋友,我想最大的原因是我们都是猫控(nu),重回写真部后的第一次部会上铃木君展示的一张照片就是一直背对的前行的猫。那也是我重回写真部后的第一次发言,做出的评价很简单,因为是猫,所以喜欢,猫背对着远去的背影,给人一种让人欲追不及,欲罢不休的冲动。那次部会过后的自由交流时间,我主动和他聊起关于猫的一切,尤其是经常出没于学校的几只流浪猫。关于学校里出没的流浪猫,我经常把它们最为拍摄对象,特别是其中的一只白灰相间,集慵懒,酣睡,爱往人身上蹭的一切讨人喜欢的条件的一只肥猫,铃木君则是喜欢一直黑背白爪的瘦弱的小黑猫,聊着聊着聊着我们就开始分享彼此的共同拍摄的模特照片。

 

  铃木君不仅喜欢猫,自宅也养了一直白猫,当天回家后便把他的爱猫酣睡的神姿势的照片发给我,其慵懒状,和学校的流浪猫并无二样。只是家中有这样一个家伙,生活或许会多出一些色彩吧。毕竟家猫不同于野猫,同居一屋檐下,除了它会时不时来蹭蹭你的大腿发出几声你也听不懂的喵星人语,其余大部分时间处于昏睡状态外,自己都要花上时间精力去伺候这只让人不愿弃之而去的猫。我也没问铃木君和一只猫生活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或许按照他的性格来说,应该对他的大白猫照顾有加吧。

 

  记得一次部会发表完自己的照片后,作出下次部会展出关于猫的照片时,铃木君露出他的虎牙憧憬地笑了笑,顺带双手举起大拇指胜利般地发出一声:“哦耶”

 

  遗憾的是,关于猫的照片我始终没有按照如期那样在部会上展出过,铃木君也或许是大三学习繁忙的缘故,学期后半部分的部会几乎没有出席。

 

  大二下开始了一个月,这周我才不嫌麻烦地拿着连续三周都冲印好的照片第一次参加这学期的部会,同时也时隔接近四个月后再回铃木君。见面后也没有多少客套与寒暄,立即便聊起暑假去过的地方以及掏出电话拿出自己拍过的照片给对方欣赏。话说铃木君暑假去了一次台湾,我问他感觉如何,他只说:“食べ物が安くし,美味しい”(中国的小吃便宜又好吃)。

  

  另外好久都没看到铃木君关于猫照片了。今天的一张是在台湾台北的郊外,乍一看照片却找不到猫的影子,仔细观察才发觉镜头置于猫脑袋上,两只耳朵背虚化后出现在照片的两端,也许是以猫的视角来展示猫所看到的某个画面吧。

 

  铃木君的性格,若作一个不那么恰当的比方,就如一只温顺的猫。温和而朴实,认识以后便想不停地接触下去,就像自己喜欢一直猫一样,让它围绕在自己脚边蹭着自己的腿,时不时用手摸摸它圆溜溜的小脑袋触碰到它并不温热的鼻尖,然后情不自禁地笑着看着一对眯着眼凝视自己的一张猫咪的脸。

 

  或许除了猫之外,我和铃木君还能够聊更多话题,特别是关于旅行,这一点从今天部会前的短暂聊天才发觉。也许人与人之间也就是通过如此慢慢的交流才会变得深入,或体贴,在大学能找到兴趣相投并且让自己觉得感到快意的人,也算是一件不错的收获吧。


图片来源 L1u_Berlin

此图便是铃木君喜欢的学校内的流浪猫这一 小黑

评论(1)
热度(6)

© 柏林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