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君

只有才华顶得住时间的摧残

来时路 归时途--西西弗斯

刘雨陽-柏林苍穹下

14/11/06

 

  学习

时间悄悄的开始了这个学期的6除去第1周有点麻烦事外接下来到如今的5个星期里1个月多一点的时间能够在脑海里留下点什么的除了出奇的平淡就没有其他的了就仿佛对着空旷的山谷发出一声怒吼扩散的只是一种无为的懊恼传回的只是一种更无力的孤单所以说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学习更寂寞的事情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德语现在是十分尴尬的境地高不成低不就依旧在和基础死缠烂打各种动词的各种变形背来背去还有单词的词性永远是出于不确定的状态里似乎就是出于一种在迷宫中徘徊每走到一个路口都似曾相识却不敢确定面对难以攻克的语言难关都回想不起来四年前自己是如何学日语的难道是人真的只有退无可退的情况下才会拿出自己的全部实力来为之一搏才能获得较好的结果?我不敢说现在的我就比四年前学日语的我努力也不否认如今的我对学习的鱼的态度就一定比四年前学日语时的差

 

  同届的法学部朋友选的是英语副专攻她话说的比较绝对选择副专攻只是让你大学四年少浪费一点时间这是她们英语副专攻的老师如此解释副专攻的存在意义

 

  仔细想想我不敢说百分百认同因为任何选择最终选择的权利都在于自己自己的人生该怎么度过其态度方法一切一样都是取决与自己至于浪费时间这种不怎么负责任的说法我想也只针对那些真正只是抱着消耗时间的人就拿自己来说最初选择这么德语副专攻一方面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综合竞争力更主要的是为了有朝一日去德意志开创一片新的天地所以自从大二副专攻展开以来都是持着一种积极应战的心态而且从小养成的一种恶性竞争心理进了大学后便把所有对自己产生“威胁”的日本同届生视为比下去的目标但是结果却让我一次次怀疑自己是否掌握了学习一门新语言的技巧如果一定要我说明原因我也只能归结于急功近利的心态不够专注沉稳地脚踏实地

 

  除德语课外最大的变动莫过于这个学期开始专门化的分课由法学领域跳槽到政治学领域从沉重的六法天书进入政治思想的领域或许我该感到一点庆幸再也不用和被困扰了一年的日本宪法做无尽的斗争也不用逐条逐条翻着六法来研究某热某人犯了什么事有什么过失该做何处罚这样的事了

 

  简单说关于这学期政治学的课一门国际关系简单说就是1945年后到我出生前的历史一门公共政策学讲述官僚利益集体以及民主制度的关系我最喜欢的近代政治思想史从亚里士多德到马基雅威力从霍布斯洛克到康德尼采可谓是人类历史思想的结晶与集合的一门课老师名为野口先生曾是早稻田政治经济学毕业曾留学德国波恩大学哲学系大三的研讨会我就是申请了他的这一门现代政治思想史。

  剩余的比较政治论关于英美日三国政治制度比较一门战后日本政治史就当是加强版的历史吧对我这个喜欢对历史或思想这种抽象一点的东西人来说选择政治学算是找到了一个好的对象吧

 

  选择专业方向前曾一直徘徊于金融法和政治学之间,一是出于实用,一则出于兴趣在实用主义与兴趣下我放弃了实用主义的心态选择了对自己来说相对容易的政治学乍一看来是避重就轻但通过大一的挣扎和民法(金融法基础)艰苦的搏后我的做出了选择的改变同样是需要啃书理解的东西我更加主动地接受了政治思想类的课程内容虽然它与未来赚钱就职挂钩但刺激了我读书的潜在欲望相反与实际就职挂钩的民法金融法这类的实用科学消耗了大量精力最终只为了换来老师的一个B或c 这样两面不讨好的买卖谁也不会想做吧

 

  再说到那些一天到晚说到学这有用学那没用刚开始我也轻易相信但如今仔细想想实用和不实用到底是什么标准说这话的人自己到底是什么水准有何依据光凭借肤浅的社会外表认识而不做深层的刨析凭借自己的意识判断就轻易相信这种不负责任的说辞才是最愚蠢的事情

 

从大流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该干什么一味跟着别人的脚步走一辈子都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人活着就是一个选择的过程自己选的错了有经验了便有勇气面临下一次选择对了会更加相信自己会更坚定地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走下去相反连选择都无法做出的人即使给予一条正确的道路也未必能够走好

 

  也许只要是个有点追求的大学生进了大学多多少少会遇上这样的困惑并且挣扎有的突破了那层纸窗户选择做喜欢的自己有的就成了那大流中的一员

 

  不管怎么说大一的困惑与挣扎给予了我更多独立思考与选择的空间让我在对未来迷惑的过程中学会了独立思考与取舍至于结果如何一切由时间来检验

 

 

  学习之外

 

  学习之外做的比较多的事前半年写作居多后半年到现在摄影是生活的主要部分其余时间读书看电影比较标准的文青搭配

  

  有了半年不动笔的不坚持的前车之鉴摄影相对保持着一贯的连续性但不得不说兴趣和专业的不同就在于你对待这件事的认真程度不一样。我对摄影的开端一切源于爸爸虽然不是绝对专业的摄像师但绝对可以说得上是专业的业余摄影师他对摄影的追求早已超过爱好的范畴当要把某事做出点成就有这样的想法时就不在乎你是不是科班出身了詹姆斯卡梅隆一个没念过任何电影学院的卡车司机成了世界之王凡事终究还是取决自己的态度自己已一种专业的心态再加上一种不减的热爱成就来临就是量到质的那一瞬的变化来临

 

  回日本前曾在某摄影论坛上看到一发烧友对一器材党的反驳内容如下:一流的摄影靠的是做人其他任何范畴都一样好的作品是在对自我内心的锤炼过程中得到的成就佳作的同时也强大了内心

  

  可以说坚持摄影也算是对内心的一种修炼这里就不多说了写真和写作一样实打实的不断出片才是硬道理

 

  有时候常会去后悔如果把写作狂潮坚持下去哪怕一个月只出一篇文章也不会沦到今年年中大半年空白这篇文章也不想多眼毕竟日记里也记录着这半年没写东西的生活

 

  无论是写作或是摄影都是一种记录生活的方式至少在多年后告别这段人生岁月回想起他们我会感到并不苍白乏力文字与图像是记录历史的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也是定格人类感情最常用的手段坚持了半年的摄影和半年后写作重开我希望把他们二者结合在一起在记录的基础上创造出一点东西这是22岁后学习外最有意义最值得一直做下去的一件事

 

  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如果产生一种莫名的责任感不管做的好或不尽人意都要一直做下去为的只是给自己内心一个满意的交代因为有些事情做着做着自然间就成为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很难割舍的一部分

 

做了日积月累可能有朝一日能够声震人间不做无法忍受坚持的寂寞那就随滚滚平庸的潮水淹没在凡庸的人海之间这么一说我还是一个存在着功利心一心往上冲的那种人间了

 

  人都有功利心只是大小的不同随着岁数的增长我也开始承认我内心存在着不重亦不轻的功利心态

 

写作与摄影恰恰在初期会刺激这股功利心的极具增强但慢慢地渐渐地这两者的对内心起到的安定作用才慢慢展现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你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忠于你自己的内心所产生的成果是作为曾活于人世的价值的体现

 

回头看来学习以及学习之外的事情都是一个有浮躁到平静的过程如果投入去做的话也许是这个时代太注重结果以及想花少的时间来速度得到想要的过大的结果才会使现在的人无法安定下来沉下心去做好自己想做的事

 

好久没写这个专栏今日两小时又是接近3000字今日到此为止多说无益且坚持且前行坚持的同时锤炼出一颗坚强的内心

 

杂谈

 

马上又是一年1111日作为22的大龄青年我乐意继续过着如今这般的日子


评论
热度(2)

© 柏林君 | Powered by LOFTER